无差别

雄英学院排球部

切岛锐儿郎:我头上有犄角。
尾白猿夫:我身后有尾巴。

…………(。)

林陆有个三长两短就收拾收拾退坑了 冷门角色在大家看来就是死的理所当然

我的哥哥是最好的。

一个,兄控的脑洞。
卡雷林陆。
很想看这四个人凑在一起打麻将……还是飞行棋吧。
奶一口原作能碰面!!不碰面就不写了(靠)

卡米尔:…
紫堂林:…
卡米尔:我大哥排名第三。
紫堂林:你能不能不提排名!!
卡米尔:…哦
卡米尔:我哥的海盗团除了我都是前十。
紫堂林:……这有什么区别吗。
卡米尔:我哥给我买小蛋糕。
紫堂林:………………………(输了)
紫堂林:我哥给我搞幻影龙蜥!还陪我攀岩!虽然我要陪他折纸和翻花绳来做交换!但我最喜欢我哥哥!哥哥是最好的!
卡米尔:我也喜欢大哥。
紫堂林:…………………?!
卡米尔:…………嗯。

太热了。

紫堂林呼哧带喘的一路奔跑到粗壮树干处,一屁股坐在地上乘着树荫开始休憩,涔涔汗水说着额头流下来打湿鬓角,随意扎起来的马尾也松散的凌乱不堪。

“哥——!”

他瞥过去,只见紫堂陆早已调出积分面板选择了【棒冰】这一选项。悄无声息的叼着一端开始静坐似乎是没听到林的叫声一般。

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小心翼翼的盯着他哥嘴里的冰棒吞了吞口水。没什么颜色…是汽水味的还是柠檬味儿的…?看起来就超级好吃啊——!肯定特别凉快吧。
紫堂林的喉结随着多余的小心思上下滚动,视线飘忽到那人被甜腻汁水沾湿的唇角处,目不转睛的盯了好一会儿也没挪开目光,忽的疯狂摇了摇头让头脑清醒下来,弄出的声响却惊醒了那边休息的人。

“林?”

“啊啊啊——没事,没事哥!”

陆收回疑惑神色仍不忘打量他几眼,嘴里棒冰早已被高温蹂躏的不成样子,干脆作罢,回手就喂给了幻影龙蜥。
这可是让紫堂林愣了,带点儿急切还有点委屈和不理解意味的语气不自觉流露出来,像是摇着尾巴讨食的小狗一样连忙凑过去嚷嚷。

“……哥,哥。我也想吃你剩下那一半来着的…你干嘛给它了啊!”




摸个短打给自家弟弟,无脑小甜饼。

【安雷】无爱之战。

*Loveless设定,年龄操纵有,成人安x国中生雷。
*战斗机安迷修x献祭者雷狮,瑞嘉倾向有,确认无误下翻。
*不会起名字只能套用原作名字(没什么关联)。
*大概只是试水,如果有人看或者愿意一起和我讨论脑洞,会写下去的,么么啾。
-

雷狮从来没有问过安迷修,你的猫耳是什么时候掉的告诉本大爷啊。或者是说,是因为谁掉的。
心照不宣,安迷修也从未提过这回事。在话题马上要转到这儿或者是雷狮要张口呵斥时,他总会以安抚的语气说着那不止一次的誓言。

“我将永远是您的骑士,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刻在手腕处的「Thunder」字样不止一次紧密贴合。
即便是在那种仿佛血液都交融,呼吸急促,喘息萦绕耳旁的时刻,这埋藏在心底的疑惑如疯长的枝条一样蔓延至整个心房。

雷狮想这可能是嫉妒,嫉妒一个不存在于他记忆中的人,但这种复杂的情愫又在安迷修抚上他耳尖绒毛揉捏调笑他的那一刻消失殆尽。

“啊…说起来,你马上就要成年了,该考虑一下…咳,这种事了吧?”

询问语气脱口的那一刻雷狮便挣脱了对方的温热掌心,动了动耳朵理顺炸起来的几撮毛发,身后尾巴摇动拍打着对方悬在半空中的手。

“——本大爷还用得着你操心?有那功夫不如你帮我把这耳朵弄掉了。”

听闻话语安迷修霎时涨红了脸,剧烈咳嗽几声便草草了事掩盖这敏感话题,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随即恢复平静神色与雷狮攀谈。

“…我们维持这样的关系也有一年了吧?我认为…仅仅是我认为,配合的还是非常出色…作为战斗机的我或许不够优秀,但,作为献祭的一方,你已经很好了。”
“虽说是这样,上周的格瑞与嘉德罗斯……着实让你受了不少伤吧?是我的失职,另外一方面…”

仿佛是噎住了一般,安迷修停顿片刻不忍道出接下来的话语,雷狮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似的,默不作声。
安迷修再次抬起手,抚上雷狮手腕处揭开那被手套边缘遮住的部分,摩挲着与自己腕处所刻画的相同字样喃喃说道。

“……比起他们之间的羁绊,现在的我们。”
“几乎,什么都不是。”



大概是个TBC(。)

一句话雷安。

安迷修生日那天,雷狮送了他一个三角木马。

【花镜】有一个爱吃甜食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体验。

知乎体,花镜,OOC,确认下翻。
无聊产物瞎写。
松本享恭生日快乐(一句题外话)

-

有一个爱吃甜食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体验?

理性游戏卡带厨

谢邀。
简单交代一下背景,我和我的男朋友都是医生。他属于外科医,我说好听点就是个私人医生。

讲讲我自己的故事吧。
我俩年龄相差五岁,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他爸总拿这个跟我说事,因为我之前是在他家医院工作现在自己出来单干了。
是,医院是他爸开的。
不是傍上好人家,什么好人家,我在他爸医院工作的时候挣得也不少,他那会儿还在上大学,很普通的相识相知相恋。
相处三年总的来说我个人觉得很融洽,我男朋友怎么说,有点傲娇,说白了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吧,好巧不巧我还很吃这一套。
但是只有一点,关于甜食。
不然我今天也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了。

我俩刚在一起的时候赶上情人节,大冷天的我诊所取暖不太好,那会儿正好快下班了我就寻思去接他一起去吃个饭吧,然后到他办公室就发现他在吃一个草莓奶油蛋糕,我估摸着也有六寸那么大,可能是科室有人过生日了吧。
“有人生日?”
“没有啊。”
“那你吃蛋糕。”
“我自己买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能自己吃一个六寸的草莓奶油蛋糕,脸不红心不跳吃完还能加一杯茶,那天的晚饭是他看着我吃的,顺带又点了一份提拉米苏。
第一个情人节。
后来我就问他爸,你儿子怎么那么爱吃甜食。
他爸“我也挺爱吃的。”
行吧。

我觉得有点爱吃的东西很正常,谁没有几样爱吃的东西,我就很喜欢收集游戏卡带虽然不是吃的,但总归是一种追求,是灵魂寄托。我俩还因为这事吵过架,就因为我没陪他去排限量的芝士曲奇,和他同事打游戏,这都是题外话了。

有一回晚上九点他临时加了台手术,等结束都半夜了,我在车里等他寻思直接回家简单吃点赶紧休息吧,他开门上车就跟我说要吃甜的。
你想想,能有啥。
他不得,说自己忙了一天一口甜食都没吃到,光靠日常的进食根本没法维持体力补充能量回复精神,他现在要坚持不住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就这一个男朋友不得哄着来。
我俩就开车晃悠一个多小时,可算是找着一家没关门的蛋糕店,就剩那么两个泡芙他打包就拿走了,老板看我俩跟看神经病似的。
他吃完就在车上睡着了。

其实说这些事,也无非就是想说。甜食不一定是女孩子的专利,我男朋友爱吃我陪他吃就是了。
——————————————————————
最近股市动荡的心烦,没什么心情看回复,居然这么多了。
看你们都在问性别,我才想起来开头确实忘记交代了,希望不要造成误会,我是男的。
说说最近的事吧,以后也不回复了,总觉得会被发现。
就这两天,无意间摸他腰的时候发现能掐起来一把肉了,我就问他你是不是胖了。
他说没有。
第二天我就发现家里的体重秤没了。

希望人人都能体谅一下自己爱吃甜食的男朋友吧。